1. 首页 白小姐资料 白小姐开奖结果 白小姐心水坛 www.066168.net www.633000.com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资料 > 内容

妹妹被以两头猪的价钱拐卖到异乡 她苦寻哥哥35年……
发布日期:2019-08-10 11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约35年前,年幼的陈爱华和哥哥在浙江衢州火车站被人带走,福建莆田一户人家留下了她当“童养媳”,哥哥则下落不明。陈爱华模糊记得幼年时母亲父亲先后自杀,而自己和哥哥被两个陌生人带到养父母家里后,她便与哥哥分开了。如今陈爱华嫁到了邻村生活幸福,但她寻找哥哥的想法却一直萦绕在心头。

  从现在的户籍资料看,陈爱华出生于1976年,1984年她8岁的时候,被人带到福建莆田,那时还小,她对老家和亲人的记忆非常模糊。

  她依稀记得老家在农村,房子是两层的木房,有天井,村里有个小学,离她家很近。记忆中老家有山,而且离城市不太远。家里没有吃辣椒的习惯。她记得家里有个大伯,大伯没有老婆,但有一个女儿。

  在陈爱华的记忆中,似乎母亲和父亲吵架后喝农药自杀了,父亲因为受不了旁人的闲言碎语和欺负,没过多久也喝农药自杀了,于是家里只剩下她和哥哥。她模模糊糊还记得有个姐姐,好像嫁给了一个唱戏的,不知道是不是亲姐姐。

  从她家去外婆家要经过一条河或者沟,河沟里有石块,她和哥哥经常从那里走。外婆家可能在城郊,离马路不远,坐大巴或者公交车很方便,记忆中2分钱或者5分钱可以坐到市区。她记得父母去世后,自己可能到外婆家住了一两天,外婆当时年纪也很大了。然后哥哥来接她,两个人从外婆家走了一点路,直接坐公交车去了市区。

  陈爱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:“那个时候我不清楚哥哥有多大,也不知道我们兄妹两个的年龄差多少,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,只知道他带着我走路。”

  她说:“父母去世后,当时怎么生活的我也不懂,只是记得我先是在外婆家,然后我哥哥去接我,坐公交车到了衢州的老火车站那边。”

  多年以后再到衢州老火车站,陈爱华的记忆中还留有印象。她模糊地记得在衢州老火车站的椅子上睡了一个晚上。后来便有两个陌生人说要带他们去吃饭,并给他们糖吃,后面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。

  拐走他们兄妹的是衢州的妇女姚某和福建南平的蔡某。姚某家在衢州老火车站附近,据当地的寻亲组织了解,当年她和周围一些人涉嫌将很多孩子拐到福建等地。

  一位衢州寻亲组织志愿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目前至少有7个成功寻到亲人的人是经这些人的手流落到福建的。“其中有一个是我妈妈村里的。那家人生了4个女儿,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口粮不够吃。火车站那个团伙里有个人就骗他们说,‘你家里这么穷,女儿饿死怎么办,我来帮你们找户好人家收养吧,就在衢州机场上班,一个月可以让你们见女儿一次。’她还愿意给那家人100元钱。那家人不要,反而把家里仅有的50元钱给了这个人,就是想让女儿有个好去处。结果他们家的女儿就被以500还是600块的价钱卖到莆田了。”

  姚某被问到将陈爱华送到福建的事情时,几乎每一次都有不同说法。这位志愿者说:“我们去过老太太(姚某)家很多次,她对我们说的和对陈爱华说的不一样。老太太说陈爱华跟她的哥哥是在衢州火车站讨饭的,是从外地流落过来的,她经常给他们饭吃。她说陈爱华的哥哥拜托她帮妹妹找个好人家,不然兄妹两人要被饿死。她可怜陈爱华兄妹两个,看到他们两个没有父母,想给他们找一个好的家庭。”

  陈爱华并不认同姚某的辩解,她说:“我没有要过饭,都是我哥哥给我饭吃的。”

  蔡某是陈爱华养父的姐姐的儿子。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姚某以前在他的家乡插过队,差不多待了两年,而且他老婆也是衢州的,所以认识了姚某。他说自己当时刚结婚不久,去衢州探亲,碰巧遇到姚某。他说:“两个小孩在路上好像在讨饭,身上很脏,很可怜。衢州那个女的(姚某)把他们带过来,我说我娘舅需要一个女儿,我们就把她带过来了。”

  陈爱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:“我听我养父母说,他们卖了两头猪,买了我一个人,花了450块钱。”但是,姚某和蔡某都不承认拿了这笔钱。姚某始终不承认自己拐卖过儿童,说钱是被那个福建莆田人赚走了,自己一分钱也没拿。蔡某也不承认收过钱,他说“我还借过车费给她哥哥”。

  蔡某称当时陈爱华的哥哥说自己12岁,陈爱华是8岁。现在陈爱华的出生日期就是按照1976年出生写的。

  但陈爱华怀疑自己在当时不到8岁,“我当时如果有8岁,小时候的记忆肯定会多很多,但我对那个时候什么都记不得。”

  陈爱华说,当时养父母的家乡比自己的老家落后,“我记得小时候自己家里有电灯,养父母这边当时还没有通电,都是点油灯。”

  她说:“养父母家里穷得连饭都没得吃,所以没上过学。像我们这个年龄,那时候学费才一块钱还是六毛钱,家里连这个钱都没有。”

  养父母家包括陈爱华在内有10个孩子,其中4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是亲生的,两个是亲戚家的孤儿,另外收养了3个女儿。

  蔡某证实了这个情况,他说:“我们那里以前有个老风俗,就是收养女孩,长大了当儿媳妇。”

  据《中国妇女报》和《时代周报》等媒体报道,福建莆田地区过去有收养童养媳的旧习俗,1950年婚姻法颁布后一度收敛,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所抬头。媒体报道过一个4000多人口的村子,竟有1000多名“童养媳”。

  并非所有的“童养媳”长大后都嫁给了养父母的儿子,陈爱华就没有这样,而是经人介绍嫁了出去。不过被养父母抚养这么多年,还是有亲情的,所以现在她和养父母家还保持着来往。

  养父母只留下陈爱华,她哥哥被姚某和蔡某带走。“我只记得我哥哥步行,有人背着我。晚上我睡着了,他们就把我们带到这个村里来,然后又在晚上等我睡着了把我哥哥带走。我白天起床看不见我哥哥,我到处哭着找哥哥,找不到。我就一直跑,找不到我哥哥,看见人就躲。然后他们就把我锁在家里,锁了很久。”

  在养父母家里过了大约两三年,有一位衢州的妇女到陈爱华的隔壁村看望女儿。陈爱华以为她就是把自己拐到莆田的姚某,见到她就抱着不撒手,她说:“阿妹,把你带到这里的人不是我,我只是好心过来看你现在长得怎么样。”她和姚某是朋友,她把姚某的电话和地址留给了陈爱华。陈爱华请人帮忙写信寄给姚某,问她哥哥到底在哪里?“怎么问她都不肯说。只说在福州给我哥哥买了一张火车票,我哥哥坐到哪里下车,她也不知道。”

  蔡某则说是陈爱华的哥哥主动要求留下妹妹自己走的。他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:“我们在我娘舅家待了一个晚上,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,陈爱华的哥哥就催着‘我们走,我们走。’我们三个人到了福州火车站,听到姚某说买到邵武的火车票,我直接就回家了。之后他是被那个女的带走,还是自己坐火车走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对于蔡某的说法,陈爱华认为不合常理:“这样说谁会信啊?我们兄妹两个从来没有分开过,我哥哥怎么会那么狠心把妹妹留在那里。”

  陈爱华为了寻找哥哥,已经多次去过衢州,多次问过姚某。姚某的说法更是多变,每次问几乎都有不同的回答。按照姚某的说法,陈爱华的哥哥请她把妹妹送给家庭条件好的人家。但是陈爱华的养父母家里条件并不好,把妹妹留在那里自己走,与前面的说法有矛盾。

  姚某曾经当着陈爱华和寻亲组织志愿者的面说,当年她和蔡某带着陈爱华的哥哥离开莆田到福州后,一起坐上了去衢州的火车,“我们先下车,他没下车。”对于蔡某说的她和陈爱华的哥哥一起上了去邵武的火车,姚某称“他是在骗你”。

  寻亲志愿者甚至向姚某表示:“要是告诉线索,找到陈爱华哥哥,我给你5万块钱,如果你不相信,先给你2万。”派出所也多次找过姚某。即使这样,她始终表示不知道陈爱华哥哥的下落,始终不肯承认拐卖过孩子。

  如今陈爱华和丈夫生活很幸福,大儿子已经结婚,不过寻找哥哥的心愿却越来越强烈。“这是一个心愿嘛,想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,生活怎么样,不然以后老了更不好找了。”(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)

  (原标题《幼时父母喝农药身亡,兄妹火车站遭诱拐分离妹妹苦寻35年: 哥哥你在哪啊?》)